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幼年X侵持续性后遗症

————————————————————
帖子内容不再回复,每一次看,都是重新揭开伤疤。我会阳光,开朗。如果遇到一个爱我的人,也不会掩盖,如果他接受 ,应该是完整的我 。包括过去。

爱和希望。
————————————————
我想晚上的时候,我会来说一说我的故事;说出来,也许也就治愈一半。

2013年7月发生的孕妇物色少女供丈夫QJ并杀害的案件,曾让人震惊不已。
2014年6月16日,此案在黑龙江佳木斯市中院宣判,丈夫白云江被判死刑,妻子谭蓓蓓被判无期。一个孕妇为何会有这样的念头?原来,白云江听原单位同事提及谭蓓蓓在与其处对象期间曾与多名男子有关系,遂质问谭蓓蓓,谭蓓蓓承认确有此事,二人感情出现裂痕。谭蓓蓓出于愧疚心理,产生给白云江往家骗小女孩实施,寻求心理平衡之念。除了被杀害的胡某,谭蓓蓓和白云江还一起作过两次案,一次企图QJ女儿的同学,一次欲抢劫白云江初中同学的金项链,但两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最终得逞。
————————————————————————————————————————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但是于我,这则新闻就像一个警钟,血琳琳。

很小的时候,我有过一段不堪的经历。这段经历,虽然我已经试图遗忘,但对我至今的异性交往、信任都有着很深重的影响,也是现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种受虐心理的源点所在。
在我七岁那年,我被同村的大一点的男孩诱骗X侵。那个时候不懂,一点小恩小惠就被诱骗到他的家里,而他做的那些事,我已经不大记得。小孩子性未启蒙,所以对于我,只记得疼痛。印象中,这样的事情不只发生过一次,至于是几次,我已经忘记。
稍大一点的时候,初中的生物课上,我开始认识到,这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但在成长阶段,我已经过早的手Y,并对性有一种神秘的渴望,不懂得这是什么,但是内心有一种莫名的需求。

等我大一点的时候,开始有意识的躲避曾经伤害过我的人,因为知道这是一种耻辱。少女时期的贞洁观念曾让我一度很自卑,我甚至想,如果有一天我的第一个男人发现我不是CN怎么办?我很压抑,很憎恨,这种憎恨让我在心里幻想了各种报复的计划。我想到有一天,我应该会去杀了他,或者会去毁了他的小孩。这种心理持续了很久。

再稍大一点的时候,身体已经完全发育,对性的渴望日趋加深,偶尔间看到一篇S情小说,我竟然开始去想这个人,我在想他会不会出现,并与我发生关系。于是我开始了X幻想。那种渴望是耻辱的,但是身体由己。这种自虐的心理便在那个时候孕育。我恨他,又会幻想和渴望,而我则陷入一种深深地自责。当然,这样的事情也只会存在于我的内心世界。
————————————————————————————————————
一直到现在,我所有的朋友都是女性,与男性成为朋友的几率机会为零;哪怕是身边要好朋友的男朋友,一起玩的时候还可以,但是每当单独相处,我都会非常害怕,这种恐惧,源于童年。
印象很深的一次,一个要好的男性朋友结婚,我去外地参加他的婚礼。安排入住酒店后,他来看我,和我聊天。而我,当时的反应是恐惧。我坐在床的另一头,离他很远,我想那时我的脸色都变了。我尽力和他靠近,提高说话的音量,极力掩饰我内心的一切。他似乎也意识到我的不安,于是就先离开了。
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之前我们有四个人,两男两女,曾经一起在周末打桌球,打牌到深夜,K歌到天明。对于我对他的这种反应,我自己也无法理解。
还有一次,我出差去深圳,一个当地的朋友开车带我出去玩。我和他很熟识,见过几次面,也有过一些暧昧。但,那都是成年人的游戏而已,谁也不会当真。白天一路走来,大家都很自如,我也表现的很放松。但是晚上,他送我酒店。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就开始害怕和担心。我极力掩饰,但还是被他看破,他说,你不要害怕呀。
我无法理解对于一个要好的朋友,认识四年的男性朋友,为何我还会有如此的反应。

我所交的男朋友,都很不正常;或者说我所交的男性朋友,都很不正常。对我来说S的部分更多一点。
工作后的第一个男朋友,也算是正式的第一个男人。我们之间发生关系,是见面第二次,很意外,不赘述。之后便是我对S的渴望多于对他的渴望。
第二个男朋友,竟然是从PY转变而来;索性的是,他是一个好人,我们谈了一年半的恋爱,这段爱情各自都有保留,但大家都是相互欣赏的人,我还会给他打电话,倾诉一些我的近况,算是我的第一个异性朋友吧。
这也是造成我困扰的一个部分,就像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没有男朋友或者没有人追去;不是没有,而是,我只懂得两种关系。一种只是点头之交;一种就是S,就算是男朋友。我觉得和男人之间,能维系的只有S。我觉得,我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恋爱。

————————————————————————————————————
可能现在继续说的这个事,才是我要说这个故事的主题。有些难以启齿,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去年的的六月,我在网上认识一个人,他给我的感觉很好,那一种好,无法言喻,就好像某一方面的天作之合。第一次见面,我和他发生关系了。然后,他消失了。当我疯狂的去寻找,才发觉这只是一个骗局,一些男人惯有的技法。
经过一段时间的伤心颓废之后,我准备忘记这些。可是他又出现了,要求与我见面,并与之再发生关系;我愤怒,恨不得杀了他。但是他却以第一次拍下视频作为要挟。(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拍的)我傻了。这种事情对于女人来说,是一件毁灭性的事情。我害怕,但却难以启齿。整天魂不守舍。那段时间,我的工作和生活一团糟。后来,他又以其他形式向我示好。很多种方法。最终他达到了目的。
我只想说的是,我觉得我爱上他,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爱,我甚至觉得这是我所经历的感情中唯一一次“爱情”。即使再也不见,我也是如此认为。
我和他的纠缠持续半年之久,我应该愤怒,可我并没有;要么我该遗忘,我并没有。
从他身上我找到了一种归属,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这是错的。
我憎恨自己,无比的痛恨,因为我战胜不了那种内心的“归属”。
哪怕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所有的尊严此刻,都已崩塌。在他面前,我呈现另一个自己。
每一次我都很渴望见到他,那种渴望是心理,极度的想见。我想这种心理的想应该大过于身体,我23岁真正接触到男人,期间的一年或半年时间里都是单身。
每一次见到他,那种很美好的感觉又会出现。其实他见我也是如此。正如他所说,这种感觉是相互的。(这样想,我又会陷入,只能是憎恨)
每次见完后, 是悔恨,憎恨,和厌恶。不是他,而是自己。
他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坏人,通过各种手段只是为了得到我的身体,而我没有一丝耻辱心,自尊心;脱了衣服,送上门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性格的形成有很多方面的因素,总体来说,我还算健康,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不依附,很独立;我用女孩子可以的一切努力让自己从农村走出来,在上海这座城市过着我可以追求到的生活。

但是,我的感情就如同这个经历一样,我害怕男人,不能与他们成为朋友;我看过一些与男人相处的书《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类似的书籍读了一些,但是并未有任何影响。大家一起时,我尚可应付;但每当单独相处,就失去那份从容。我会紧张和害怕,会想入非非。

我很想正常的恋爱,但是好像很难,我很难和任何男生维持一段关系。有朋友说,是因为你没有遇到真正属于我的人,可是我知道并不是这样。
我害怕又唤起那个温床,让我沉溺于这种“如痴如醉”的变态情感中去。

————————————————————————————————

补充一点,伤害我的这个人,是同济建筑系研究生毕业,目前也算属于行业精英的类别
——————————————————————————————————
2015-01-25 09:30 添加评论 分享
已邀请:
匿名用户
0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1、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你对自己心理状况的评价是不准确的,不要将自己绑在某些心理学公案上,这种误导不利于解决问题。

2、就你目前描述而言,遭受欺骗与虐待而安心,是因为在你心中,遭受侵犯的自己是“不洁”的,“不洁”的自己难以得到美好的寻常生活,而接受虐待是自己应得的,另一方面,对这种虐待,有失公平的相处,你也并不担心失去,不会患得患失,反而安心。最后形成了“劣爱”驱逐“良爱”的倒错习惯。

3、遭受侵犯是你心理问题根源之一,却并非唯一(即使其他多种根源为此衍生),相信你整个的生活缺乏质量,亦没有令你全情投入的生活目标,因此偏重于自弃倾向。你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调整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关注你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症候。这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但是渡过之后新生的美妙是你无法设想的。坦率而言,你需要将自己奋斗至一定高度之阶层,至此,心智变得成熟你才有机会和素质较高群体建立联系,结识同样心智成熟的人。至此,你的伤疤会被疼惜而非鄙夷。

4、谨慎接受心理治疗,这个行业存在道德悖论。由于在大陆除了专业精神欠缺更极度缺乏约束机制,因此这个行业几乎是职业道德缺失的最重灾区。
2015-01-25 09:30 添加评论 分享
匿名用户
0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我也有过。。。幼年时被家里的亲近长辈侵犯过。。更早时被表哥玩弄过。。。因为是很近的亲戚所以从来不敢对别人说出口。。每次见到那几个长辈对我热情我都心里紧张的不行。。。LZ经历的跟我很相似,我也很早就对性好奇,然后对男人都不能表现出来更近一步的想法,再熟悉的男性靠近我都紧张,除了自己的老爸。。。。LZ心里负担不要太大。我遇到了男票,我决定接受他看会不会好一点。很奇怪我心里一直不敢对所有人说的秘密就在跟他在一起没多久就告诉他了。除了没有说是谁。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恶心我还是怎样,只是心疼,他说他以为我就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姑娘,没想到我会自己背负这么多。我们现在已经谈了两年了,也滚过床单,跟他在一起那些心底里的阴暗真的没再想起过,我们也已经谈婚论嫁。所以我说这么多的意思,就是劝LZ对自己放开一些,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会遇到真心爱自己的人~~
2015-01-25 09:31 添加评论 分享
匿名用户
0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写的感觉很真实,完全理解。接触时微妙的感觉就是这样的,那种变态的屈辱感会给你一种亲情般的感觉,就像你说的似曾相识。就好比祸害嘴上说爱你实际上打你,你分不清是不是爱,尽管现在的理智告诉你他是祸害,你的潜意识的自己还未必这么认为。你或错乱的把男朋友对你身体的侵入潜意识链接到父母对你心灵的侵入,畸形变态的爱
2015-01-25 09:31 添加评论 分享
匿名用户
0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楼主我跟你一样,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完蛋了,完全没办法跟异性好好相处,没办法直视他们的眼神,莫名的紧张情绪,已经放弃治疗了,现在拼命工作,学习,吃东西,这样我才觉得自己还活着…之前的经历大学时期已经摆脱,但是对我的影响到现在还在继续…不信任任何人,害怕被欺骗,不停试探别人对我感兴趣是不是仅仅因为肉体…我自己也觉得boring…无止尽…不知这种怀疑什么时候能停下,但是这不代表我生理上没有需求,我特别害怕,感觉要完蛋了,我喜欢的人,也在慢慢远离我,但是我没办法正确表达自己的情感…恨自己…
2015-01-25 09:32 添加评论 分享
匿名用户
0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你的几个观点我都非常认可。我内心里还是坚持善良和正直,我从未伤害过别人。我自己心里认定,自己做的那些是“错事”,因为不是我心里真正的选择。自写下这篇文章,我已经开始自我调节。更成熟的心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你需要调整自己的道德观,公正而建设性的,不要又轻易将自己归为“错”、“罪”、“不洁”,这种倾向会让你陷于自轻、自弃、自惩的无谓循环。

此前与此后,你对性的尝试与体验都绝非错事。无论是出于曲折的心理原因,或是简单的感官愉悦,只要不存在强迫、欺瞒、虚伪的承诺,便没必要对此刻意约束。

生活的选择亦如此,无论动荡与稳定,有偏好而无对错。只是总的来说,维持“稳定性”是一种能力,这能力带给你更多的选择。进入较为可能持续的关系亦比短暂相处困难些,但是只有在这类关系里,你才能成长。那么就试着以更大的真诚、勇气与耐心去寻找与维系。

真诚地面对自己,也许令你生活不如意的根源反而无法归咎于遭受侵犯的经历。这些不足为外人道,却是自己必须清醒认识并不断挖掘再认识的。你所说的经历,既可以缠绊你一生,也可以被你埋进无谓的过往的尘土里,全在你个人的选择与作为。我们只帮助可以被帮助的人,“可以被帮助的人”不会永远在死路上徘徊。

回应至此,不再言。
2015-01-25 09:33 添加评论 分享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题状态

  • 更新: 2015-02-09 15:12
  • 浏览: 2718
  • 关注: 1
退出全屏模式 全屏模式 回复